泸县文明办 主办
挖掘传承龙文化 创造文旅新模式

  一场龙舞祈雨,盼望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青石桥上的汉服女子,手触桥上龙头回眸留影,仿佛过桥就回到过去。

  公园里画糖人的匠人,挥勺做龙形,远处传来孩童的笑声……

  在泸州人的生活中,龙就在身边,它并不陌生。硕果饱满的龙眼、二月二龙抬头的祈福、端午节的赛龙舟、石刻博物馆内的青龙石雕、使用至今的龙脑桥、龙舞雨坛彩龙……与其说泸州人爱龙,不如说寄情于龙,并致力于龙文化的挖掘和传承,发扬有关龙的精神。

  东方活龙 将人的情感注入龙舞中

  “我们叫龙舞,不是舞龙,我们更多的把人的情感注入到龙舞中,动于中,而形于外,心有性情,手舞神色。”据泸县文化馆副馆长、雨坛彩龙传承人谈燕介绍,泸州的龙文化发端于汉代,主要出现在祭祀中。在泸县,每逢传统节日都少不了泸州雨坛彩龙的表演,这一条从原泸县方洞镇雨坛乡“飞”出去的东方活龙,在2006年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是最具泸州地方特色的龙文化代表。

 

  雨坛彩龙亮相香港

  追寻彩龙的由来,谈燕说,东汉时期,雨坛乡所在的地区属于丘陵地带,不靠山不靠水,乡民靠天吃饭。民间有了耍“草把龙”祈求风调雨顺的习俗,龙舞得以在民间广泛传播。根据《泸县志》记载,雨坛因设坛求雨而得名,人们求雨而修雨坛寺,寺庙旁的山间有一大洞,名为龙洞。雨坛寺龙洞山从那时叫到今天,那一带也盛行耍“草把龙”。清光绪十八年左右,当地人罗海清将“草把龙”改为布衣龙,到1919年,第一条彩龙出现在雨坛,并在罗氏家族中代代相传。

 

  据了解,对于龙舞的传承和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曾一度停舞。新中国成立之初,为欢庆解放出现了第一个耍龙灯的高峰期;改革开放后,民间各种龙灯恢复生机;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为庆祝泸州建立省辖市十周年,泸县派出雨坛彩龙与女子龙灯队参加演出,博得各方赞誉。从此,泸县龙舞在川南地区崭露头角。2000年,泸县县委、县政府投入40万元,聘请当时的泸州市群众艺术馆、市博物馆、市川剧团等相关部门打造雨坛彩龙,直至2006年,雨坛彩龙受邀在人民大会堂《和谐阳光·百花芬芳》的晚会上表演,荣登“天下第一龙”宝座。2008年至2013年,雨坛彩龙先后到山东青岛、湖北、浙江宁波、达州等地参加展演,并荣获多项殊荣。2017年2月4日,泸州雨坛彩龙亮相由四川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中国和平友好发展基金会共同举办的“熊猫故里·锦绣四川——2017香港欢乐春节文化庙会”,获得香港同胞阵阵喝彩。

  据了解,泸县龙舞种类繁多,火龙、水车龙、荷花龙、板凳龙等表演各具特色,但它的核心是龙与人、乐与情的高低和谐,最大限度展示了人民对龙的喜爱。

  龙桥古道 保存至今的历史瑰宝

  关于泸州物质龙文化瑰宝,最先让人想到的是泸县龙脑桥。这座位于泸县福集北郊九曲河上的古桥,建于明代洪武年间,是泸州至隆昌的古驿道所经之地。1996年,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中国最大的龙雕石板梁桥。2013年,46座龙桥组成的泸县龙桥群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龙脑桥(李刚 摄)

  “就龙脑桥来说,使用至今600多年的历史,被如此完整的保存了下来,形制规模都未曾改动过,这十分难得。”据泸县文物局文物保护股股长徐朝纲介绍,泸县龙桥始建于宋而盛于明、清。本地曾建龙桥300多座,至今发现尚存的近200座,泸州一个县城内有如此多的龙桥,这在全国都属罕见。

  徐朝纲说,从古至今,龙桥不仅是渡江过河的交通设施,对于国计民生都有重要的作用。历代官方和民间对龙桥的修建和保护给予了高度重视。泸县龙桥的龙雕技艺是研究中国石刻艺术史和美术史的历史传承和发展,泸州从古至今对龙的信仰和对龙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成了一部无字的史书。原国家文物局古建专家组组长罗哲文如是评价:如此巨大比例形象的龙、兽群雕,如此精美的桥梁石刻艺术,在全国古桥中确属罕见,特别是保存如此完好,更是难得。

  徐朝纲说,泸县龙桥曾为泸县人民在文化的繁荣发展上做出过重大贡献,今天仍起着积极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它体现了明、清时期石刻艺术的时代风格和高度成就,无论是历史、艺术、科学价值上,都值得去挖掘和传承。

  文化传承 学习历史、创造文旅新模式

  “有关龙的文化中,可以分为动起来和不动的。龙舞、龙舟是动态的龙,而龙桥群、宋代青龙石刻、寺庙、房屋建筑等则是不动的。我们需要做的是,让所有的龙都动起来,甚至飞起来。”据泸县文物局副局长、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龙文化研究院副院长罗玉兰介绍,泸州将在现有龙文化的基础上进行更深入的研究,进一步推进龙文化的品牌建设。

 

  灵动龙桥

  2016年12月,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龙文化研究院在泸县成立。2017年11月,中国(泸县)龙文化峰会暨中国古桥研究与保护学术研讨会召开,100多位来自全国的文化专家参与,也让泸州龙文化得到了进一步的宣传,扩大了影响力。今年6月,由龙文化研究院编纂的《走读泸县龙桥》书籍也将召开发布会并出版,面向全国发行。此外,计划在泸县龙桥山庄打造的龙桥数字博物馆也在积极策划中。

  据谈燕介绍,为了更好地传承雨坛彩龙,2011年起,泸县方洞镇雨坛学校建立了“泸县雨坛彩龙演绎传习所”,后来,陆续在泸县二中和方洞小学成立童子龙和传承龙基地,让学校的孩子们体验龙舞的艺术价值,为龙舞的传承打下基础。同时,雨坛彩龙也在全国范围内不断亮相,相信不久后就会走出国门,让全世界的人都领略到泸州龙舞的独特魅力。

  “我们在对龙文化的研究和挖掘中,不断加大对龙文化的宣传和推进工作,是为了更多人认识龙文化的历史价值,保护它并传承它。下一步,我们考虑将龙文化和旅游结合得更紧密。”罗玉兰说,在保护龙文化文物的同时,人们也渴望走近历史感受艺术的价值,无论是龙桥、龙舞,还是划龙舟、吃龙眼,一切有关于龙的活动,都能引发人们对艺术、历史、民俗、文化的关注,充分利用现有的资源,让文化和旅游结合得更紧密,比如打造更多的旅游胜地,开发更多更好玩的文创产品,以文化与旅游相结合的方式,让龙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

  川江都市报记者 杨理(受访者供图)

编辑:梅琳